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今日长葛

传承、坚守,石固镇北西村非物质文化遗产打铁花

【信息来源:【信息时间:2019-02-20 01:35  阅读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过完十五才是年”,在我们的中国传统习俗中,过完元宵节才意味着年真过完了!

赏花灯、吃汤圆、放烟火……人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寄托来年的美好愿望。

说到放烟火,不少人感叹没了烟火,年味都淡了不少。

然而,在石固镇北寨西街还保留着一个流传了数百年的“民间焰火”——打铁梨花!

2月19日晚上,正月十五晚上,这里就进行了精彩绝伦的打铁花表演,真是非常震撼!

石固镇打铁花表演需要两人同时进行,一人用铁钩沾出几点烧化的铁水,另外一人用沾过水的木锨背面用力将铁水拍向天空。啪的一声,无数灿烂的火花便炸裂开来!

只一瞬间,炸裂的铁花分散成无数个细小的“流星”放射出璀璨夺目的光线。

散开的铁花瞬间炸裂,照亮了元宵节的夜空。

盛开的铁花看起来好像春天怒放的梨花,因此石固镇打铁花又叫打梨花。

此前,每年正月十五、十六两天,石固镇各条街道都会举行打铁花表演。在深沉的夜色里,师傅们挥动着硕大的木锨,将上千度的铁水在空中挥洒开来。伴随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橘红色的铁水在空中四散开来,宛如一颗颗飞逝的流星,又如一瓣瓣盛开的花朵,点亮夜空。

正所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在空中四散飞舞的铁星画出了一道道璀璨夺目的光线,好像初春盛放的梨花,因此,石固打铁花也被称作打梨花。

如今这一盛况不再,石固镇只剩北寨西街还在坚持每年元宵节举行打铁花表演,中间还曾中断了20多年。

打铁花早在清朝中期就已兴盛,几百年来一直是石固镇最热闹的新年庆典之一

石固打铁花的历史要追溯到清朝中期。

“石固镇最初是一个由山西移民组成的小镇,清朝中期,背靠石梁河的石固成为周围的商业中心,繁华的商业也催生了一系列民间艺术的兴盛。每到过年,石固镇就会举办各式各样的舞龙舞狮、肘阁盘鼓等民俗表演,但其中最热闹、最特别的就数打梨花了。那时候石固的打铁花特别有名,很多其他乡镇的群众跑十几里地就为了到石固看打铁花。”说这话的老人名叫马普业,他曾担任石固镇文化站站长。

据马普业介绍,曾经石固每条街道都有打铁花表演队。“一到元宵节,各条街道都把自己的看家本事拿出来表演打铁花,周围是各式各样的烟火、花灯和舞龙舞狮,那时候的石固镇过年热闹得很!”马普业回忆说。
如今,整个石固只剩北街西寨还在坚持一年一度打铁花的传统。

已经年过半百的朱永刚和许继国是北寨西街少数几个仍在打铁花的村民。“打梨花看着热闹,做起来很不容易,需要几个人通力合作才能表演好,现在也只有北寨西街村仍在坚守,努力传承”朱永刚说。

最开始打铁花那几年,朱永刚和许继国是在临时垒起来的土灶上熔炼铁水。后来二人制作了一个简单的土法熔炉,加快了熔炼铁水的效率。

打铁花所用的铁水是将生铁加热到1600-1700°C融化而成。“这个温度下的铁水打起来容易迸出金花,看起来漂亮。”朱永刚解释说。

这么高的温度下表演起来极具危险性,表演者要事先穿上几层厚厚的粗布棉衣,带上厚实的手套,头戴草帽进行表演。

与其他地区打铁花使用的柳木棒不同,石固打铁花使用的工具是木锨。“木锨面积大,一次沾上的铁水多,打起来更漂亮。”许继国解释说,“但木锨易燃,打铁花的同时一旁还得准备一缸凉水,每打一次都要把木锨放进水缸里冷却。”

每到元宵佳节,北寨西街的乡亲们不但走出家门观看打铁花表演,也会主动上前打两下。“打铁花看着挺难,但只要克服了心理负担也可好打,街里的乡亲们那时候都会上来打两下,讨个新年的好彩头。另外,打铁花表演往往持续1到2个小时,俺几个上年纪了,实在打不了那么长时间,也得让这些年轻孩儿来替一下。”朱永刚说。

“20多年没见过打铁花了,大家都想把这门传统艺术重新做起来。传承比坚守更难”

放眼石固镇,现在坚持打铁花的人也只剩下六七个人而已,朱永刚几个人也是从2000年左右重拾这门古老的民间技艺。

“我们石固过年比较热闹,舞龙舞狮、肘阁盘鼓,各式各样的表演都有,但打铁花已经有20多年没有人组织过了。”朱永刚回忆说,“2000年的时候,我们几个伙计过年在一块儿喝酒。突然有人提起小时候看过的打铁花特别漂亮,现在看不了挺可惜,我就琢磨着把打铁花这门传统艺术重新做起来。”

有了这个想法后,朱永刚找到了许继国和另外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朱永刚和许继国两家老人都曾在年轻时打过铁花。在老人手把手的指导下,大家置办了最初的工具和材料。

2002年元宵节,北街西寨打铁花正式“重现江湖”。

回想起第一次打铁花,朱永刚笑了:“第一次弄得不是特别好,第一年准备的燃料和生铁都不太够,晚上表演了1个小时出头就结束了。”但就这短短1个小时的表演,却在整个石固镇引起了巨大轰动。

“那真是人山人海,上年纪的听说又重新打铁花了,都跑来看;年轻人只在电视上看过,家门口的打铁花也是头一回。”许继国回忆说,“看到这么多乡亲都喜欢我们的表演,大家的劲头更足了,这以后每年都坚持表演,材料在过年前就准备好了。”

“我们几个坚持打铁花十几年即是怀念儿时热闹的过年气氛,更想为石固留住这个传承了几百年的传统。”从2002年起,17年间,北寨西街的打铁花表演年年不断,即便刮风下雨,乡亲们也会在正月十五、十六晚上准时出门观看朱志刚和他朋友们的表演。

这17年里,朱永刚也在不断改进打铁花的工序流程,力争把更好的打铁花效果展现给乡亲们。

“第一年我们就是在村口临时搭了个台子,直接在上边烧铁水,但效果不是特别好。后来几个人合伙做了个移动的土法炼铁炉,这以后烧出来的铁水更好,打出来的铁花也更漂亮。”朱永刚回忆说。

许继国赶在年前定制了大小不一的5个新坩埚,今年他就是用这几个坩埚轮换溶制铁水。

近年来,随着环保压力越来越大,石固曾经名噪一时的小翻砂厂纷纷关门,原本遍地都是的材料寻找起来也越来越困难。

“今年的生铁是永刚费了好大劲儿在外地买来的,燃料是我们俩一起跑到外地拉回来的。两晚上打铁花下来得用600多斤燃料,400多斤铁,这些往年很好找的材料这两年越来越难找了。”许继国叹道。

既然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坚持年年打铁花?

在他们看来,这即是缅怀儿时热闹的过年气氛,更想为石固留住这个传承了几百年的传统。

“我小时候每道街都有打铁花,后来打铁花慢慢没人打了。每每想起小时候过年的感觉,就感觉很失落。现在我们坚持打铁花,乡亲们喜欢看,每年都有外地的人专门开车过来看我们打铁花。元宵节时候街上又是一片人山人海的景象,似乎又找到了儿时那种热闹的过年气氛,每年春节也多了一个盼头。”许继国动容地说。
“我们石固镇有着几百年的历史,曾经因为商业繁荣被称作‘小上海’。这几百年来,打铁花都是石固人过年必不可少的一个节目,这个传承了几百年的传统不能说断就断,只要我还能扬起木锨,就会把打铁花一直坚持下去!”朱永刚说。

他们肩负中民族文化的振兴,依然在坚守。